首页 »

每天走过的小区花园,能给人诗画田园的意趣吗?

2019/9/20 0:30:00

每天走过的小区花园,能给人诗画田园的意趣吗?

“三明治,都吃过吗?记得它是什么结构吗?”“一层夹一层。”“是的,就这么做吧,一层夹一层覆盖。”在专业人士启发之下,社区里的大人小孩显得兴致勃勃,在“百草园”里做起了厚土栽培,尝试着把落叶、泥土、厨余垃圾层层夹杂,让土壤变得富有营养。

在厨房里是“余”,在泥土里是“宝”

把厨余充分利用,化作种植的养分

 

这个百草园位于杨浦区四平路街道鞍山四村的一个老旧小区,是同济大学景观学系刘悦来老师的团队,在上海诸多社区开展的景观设计项目之一。夏日夜晚,小区居民出来乘凉,喜欢到百草园这里来逛逛,看看自己亲手种下的香草、辣椒、茄子、蓝莓之类的长势如何,交流一下伺弄花花草草的心得。

 

今年启动的上海社区空间微更新活动中,景观设计是其中重要一项。对专业人士来说,在小区里做景观设计,能有多大天地?看起来花花草草、增增补补的活儿,能给小区带来什么?

 

上海许多小区空间并未精细规划

 

“上海这座城市给人感觉大气、精细、精致。但是深入到一般的居民小区,是否也让人有精细之感呢?经常在社区里活动的普通百姓,能否时时感受到这座城市精致的生活品质呢?未必。”刘悦来说。

 

到上海一些居民区逛逛,拍几张照,摆出来一看,感觉与其他地方地级市的居民小区没啥区别。在不少专业人士看来,上海的许多社区在社会管理方面或许做到了精细化,但是物质空间并未精细规划,“里子”似乎与这座城市的外观形象还不匹配。“对管理者和专业人士来说,的确是到了这个时候,为改善普通居民生活环境做些事情。”刘悦来的话代表了不少规划设计师的心声。

 

做了20多年景观设计的刘悦来,之前做的大都是大项目,曾参与世博会还有一些大型公园的景观设计。如今,他带领团队深入社区,在一块块小小的公共空间,甚至犄角旮旯里做景观设计,是何感觉?

 

“要做的东西太多了!”刘悦来告诉记者。在一个小区里,通常建筑占地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面积都可以用来做景观设计。老旧小区,基本停留在粗放绿化的阶段,要植入景观设计甚至园艺,需要做大量增改工作。

 

而高档楼盘和新小区里,景观设计也有很大提升空间。通常这里的居民都认为,这个小区开发商建好了,我们拿来用就行了,遇到问题有物业在管。事实上,按照国际先进理念,小区环境与全体居民密切相关,景观如何设计、种植哪些植物,居民有话语权,景观和居住者之间应该形成紧密互动的关系。而这种“亲近感”,正是许多高档小区所缺失的。

 

设计师介入,让小区焕发田园妙趣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般诗画田园的妙趣和意境,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能感受到吗?景观设计师们希望通过对小区环境的改造,将这样的妙趣焕发出来。

 

鞍山四村小区里,居民们在设计师的指导下一起打造百草园,还接触到不少新名词。

 

“螺旋花园”,层层垒起,更好地利用空间资源。种在上层的植物,要耐旱,抗风,比如景天科植物或香草;种在下层的植物,应喜湿,比如芹菜、芋头之类,因为水分会在螺旋花园里底部集聚。“植物漂流站”,居民可以把自家的花草搬到这里来展示,共享,甚至可以交换带回家。“一米菜园”,是在小巧精致的一米种植箱里,种上蔬果,在社区里打造一片属于居民自己的“农场”。“绿乐园”,专门为孩子设计,利用各种可再生材料,营造小小的儿童乐园,百草园这里的绿乐园是由一家爱心企业赞助,也是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微更新的代表。

 

螺旋花园

绿乐园

 

上海正在开展社区空间微更新活动,许多景观设计师都积极参与其中,根据每个小区的特点,因地制宜做设计方案。刘悦来团队参与了徐汇区康健新村街道茶花园小区微更新的项目竞标,被评委选为最优方案。

 

茶花园小区环境先天条件较好,绿化植被丰富,有规模较大的中心绿地和多处组团绿地。居民希望能够通过设计提升中心绿地的品质,又能丰富功能。中心绿地一侧有个小竹林,居民要求改变无人养护、杂草丛生的状况。

 

刘悦来团队的设计方案是,在公共绿化区域设立芳香花园、儿童游乐场地、竹林探秘、野花草坪、一米菜园、艺术廊架等主题活动区域。例如,“芳香花园”选取场地中阳光最好的地方,搭配种植芳香类植物,起到驱虫效果,加强场地与居民的互动性;“竹林探秘”,将现有的茂密竹林营造成适合孩子们游戏玩耍的“秘境”;“野花草坪”,是在人工草坪周边种植波斯婆婆纳、马蹄金、委陵菜,地丁、白三叶等野生植物,形成自然野生草坪,丰富生态环境。专家评审意见是,这个方案有低碳环保、功能多样、趣味横生的特点,把钱用在刀刃上,让茶花园变得小而美。

 

作为社区规划先行者,刘悦来的团队还参加了静安区艺康苑、浦东塘桥疗愈花园等社区项目,干得风生水起,有了一批社区干部和居民“粉丝”。

 

家门口那些植物,有着人生隐喻

 

不同于大型景观设计,小区景观更新过程中,设计师注重发动居民一起参与和维护,希望培育起社区内生动力,自治力量。

 

培土、养花、种草,很受小朋友们的欢迎。即便大热天里,孩子们也乐此不疲。他们第一次看到工具,问:“这是什么?”第二次很直接地说:“我要一把铲子。”第三次就能娴熟使用了。在“百草园”里,几个孩子一起挖坑儿,种下一株蓝莓。脸上淌着汗珠,孩子们兴奋地说:“能够在小区里看到蓝莓开花结果,好开心呀!”百草园还组建起一支由小朋友组成的志愿者队伍,负责浇水、维护,小园艺师们干得像模像样。

 

植物漂流站也是居民们交流的好平台。大家拿出自己的“作品”来展示,分享种植经验,分享成果。这个盆里有三株鸡冠花,同好者可以拿一株去移栽。社区志愿者为每盆“漂流”的植物建档案,植物们来到不同的人家,换了不同的主人,便有了不同的“命运”。

 

小朋友家的鸡冠花将放入植物漂流站

 

据设计师观察,扮美小区环境,拉近人与自然的距离,景观是一种很好的媒介和载体。“一株植物,一年四季,一季一景。发芽、长叶、开花、结果、枯萎,一些多年生植物会连绵不断循环。植物们有时要抵抗风雨,有时会招来虫蝶……凡此种种,很像人生的隐喻,容易触动人心,给人联想。”刘悦来说。这,也许是小区景观设计更深层次的内涵吧。

 

图片来源:“四叶草堂”微信公众号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